分页阅读3

????女生们的尖叫。

????“我说帅气十足吧,你们崇拜的那些明星都弱爆了”

????李信汇被拉到了两女生中间,一左一右的攻击盘问

????“你多大了,在哪里工作,有没有女朋友”

????“谢谢关心,我只是来探亲的,过几天就走”

????“哇,普通话说的真好听,你能听懂我们这的话吧”

????“能”

????李信汇一边回答对方的提问,一边与俩人保持距离,张瑞泽喊着破嗓子朗朗歌唱,完全没有为李信汇解围的意识。倒是另外三个起哄让李信汇唱歌,这时那两位女生才把人放开,让人专心唱歌。

????一首歌让李信汇唱的婉转深情,也许是熟悉的旋律触景的歌词,再加上如此相似的笑容,让李信汇有种想哭的冲动,为了稳定情绪李信汇借口出去上厕所。出了包间,他来到KTV门口,吹着凉风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冷静下。

????今天天气有点昏沉,冬天天气本来就干燥,这下更让人无心玩乐,只想在家里窝着,喝一杯温暖的咖啡看一部温情电影,现如今这样的幸福已不再奢望。

????“哥,快进来,就等你了”

????“哦,来了”

????收拾下情绪笑了笑,跟着张瑞泽去了包厢。大家唱累了才纷纷表示离开,这次李信汇还是抢在前头把帐结了。张瑞泽笑着说以后一定要请他次。这次李信汇笑着提了条件

????“外面的饭吃够了,下次去你家怎么样“

????“我家乱的很,等有空我给你做几个菜,拿到你旅馆去吃“

????“旅馆吃,那可没家的感觉”

????“那,等我收拾收拾你再去”

????李信汇笑着说好,今晚依旧的晚班,所以娱乐到此打住,张瑞泽和他们一起离开,李信汇回到旅馆,这次他没有看见招待处的大妈,他坐在一边等着,今晚想要定份晚餐。

????大妈自从李信汇大变样后,时不时的就跟他找话聊,这次他能提出定晚饭,大妈高兴的一口答应,并表示六点半开饭,说完就去里屋吆喝道

????“小芳,今晚加菜”

????吆喝完还回头问李信汇想吃什么。李信汇随口说了个加肉末的咸汤,大妈笑了笑,说李信汇真是好养活。

????宏定的咸汤是老一辈留下的普通汤食,里面放了白菜、粉条、面疙瘩、这基本三样,要是条件好就放肉片甚至可以放海鲜。胡椒粉,辣椒油更是以个人口味添加,做法简单可以喝汤吃菜又充饥。

????晚饭李信汇终于喝到了咸汤,味道和自己以前喝过的有点出入,但材料倒是丰盛,自己喝了三碗。这也许是到宏定以来吃的最舒心的一顿饭。

????第二天清早,街道被雪覆盖染成白色。李信汇看着街道上匆匆忙忙的人,不自觉的身子一阵寒颤。

????十点左右他接到了张瑞泽的电话,电话里让他中午去家里吃饭,如果可以顺便带点酒过去。李信汇因为这个消息,一扫刚才的冷寂,快速穿上衣服,拿过钱包就出了旅馆。

????货架上各种各样的酒,以前的话语在脑海里回荡,喝酒学问很高吗,只要酒品不差不就行了,喝了这么多酒还是家里酿制的粮食酒好喝,味道醇美,茅台五粮液都不出那个味。

????李信汇找了半天都没发现宏定特产的酒,找到售货员问了下,才知道宏定根本不产酒,除非乡下人自己酿酒但一般不卖。李信汇买了瓶还算不错的酒,然后又买了啤酒和几斤酱牛肉。

????提着买到的东西,慢慢走去信汇的家属楼。在三单元门口,李信汇停下定了定神,嘴里说了句

????“终于可以回家了,高兴不”

????来到张瑞泽的家门口,敲门便看见张瑞泽惊讶的面孔

????“哥,你怎么找到的。我还没告诉你地址呢”

????“没事,在附近找个人一问就知道了”

????“还挺聪明的吗,快进来暖和暖和”

????李信汇进家后,才发现里面是多么的陈旧简单,大概八十平的房子,典型的一厅三室。沙发已经褪色了,木质茶几上也是坑坑洼洼的小凹槽。周围墙壁上也是能看见细小的裂缝。

????“家里小。来随便坐。”

????“恩,就你自己在家吗”

????“待会我爸就下班了,你先坐”

????张瑞泽给李信汇倒了杯茶,转身就进厨房准备晚饭。李信汇知道张瑞泽会做饭,而且得到过表扬。心里有点骄傲的问道,这次来的值吧,是不是该表扬下我,让你闻到你梦寐以求的饭菜。

????晚上六点半,张瑞泽的饭菜已经准备齐全,没过多久也传来了敲门声。张瑞泽赶紧去开门,进来的显然是张瑞泽的父亲,脸上的皱纹遍布,头发花白,这么个年纪显然已是退休工人。李信汇起身恭敬的跟他打招呼,张瑞泽的父亲亲切的叫了声晓辉啊。李信汇听了后有略微的愣住,想了想自己是借用了李晓辉的身份。面对张父的热情,李信汇也热情的回应,问了自己现在的近况都一一回答,李信汇也询问了张父的身体近况。

????原来老人早就退休,只是在家无事,又给自己找了份看门的工作,工资少但清闲。

????李信汇把买到的酒给张父,张父高兴的接过拉着他唠家常。

????“准备开饭了,来个搭手的”

????李信汇听见后笑着到厨房帮忙,张父则打开自己的小酒壶准备酒盅。这顿饭李信汇吃的很开心,没想到张瑞泽人吊儿郎当手艺的确了得。不由的被这种气氛感染,心想着要是能一起回来说不定是另一番场景。

????饭后,李信汇在张瑞泽的陪同下离开了张家。张父出门还给李信汇拿了一壶自酿小酒,李信汇也没有推脱。

????“你做饭很好吃”

????“嘿嘿,那是。不过一般人可是吃不到我亲自下厨的饭菜”

????“那我岂不是很荣幸”

????“知道就行”

????“你做饭跟着谁学的”

????本来还一脸高兴的张瑞泽,听到这个问句后脸色一变,僵硬的说着自学的,但态度已经明确告诉别人他是说谎了。李信汇心知肚明的笑了笑。

????张瑞泽送李信汇回到旅馆,然后就被劝着回家。李信汇本就没打算让他踏入他的房间,那里有张瑞泽不能践踏的纯洁。

????回到房间,坐在床上,手里拿着酒壶,嘴里自言自语道

????“这酒可真香,怪不得惦记了那么多年。喝点吧”

????张瑞泽把酒壶一定斜度放倒,让酒能缓缓流出,一阵浓郁的酒香铺满整个房间。

????早上被一阵敲门声吵醒,李信汇扒拉着旁边的衣服,随便一套便去开门,刚裂开的门缝,一阵酒气飘来,张瑞泽惊讶的看着如此颓废的李信汇问道

????“哥,你昨晚回来喝酒了”

????“恩,有事”

????“我蒸了点包子给你拿了几个”

????“哦,你先去旅馆大厅等我会,我一会就去吃”

????张瑞泽听见后努了努嘴,有点不乐意的提着包子去了大厅,李信汇收拾好后才慢慢下楼,看着张瑞泽有说有笑的和大婶聊家常,也不管他们聊的起不起劲,上前就跟张瑞泽要包子,接过包子后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????“哥,吃完了去哪里玩”

????“我怎么知道”

????李信汇现在只是觉得包子挺好吃,至于其余的东西则自动忽略不顾。张瑞泽看着李信汇专心吃饭,也不好打扰,等他吃完才继续追问去哪里玩。心里知道这小子成天只喜欢玩游戏,但想着老子就不伺候他,他喜欢什么偏不去,就去那种没意思的地方。李信汇则提出要去张瑞泽工作的地方看看,张瑞泽听到后想了想,觉得可以,但是现在不行,自己晚班领导少说不定可以去看看。

????听着张瑞泽的提议,李信汇要尝试下夜猫子的生活作息,想着能有这样的经历也不错,起码于那人的共同点又多了一个。

????俩人一直闲逛到下午四点多,张瑞泽说要回家补觉,由于晚上的约定,李信汇也跟着去了张瑞泽的家里。简单吃了点饭,张瑞泽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,李信汇也来到他的卧室说道

????“这么早睡”

????“嗯,哥要不你也来睡会,晚上要十二点上班。”

????李信汇听到后,躺到了张瑞泽空出来的一边,看着闭目的张瑞泽问道

????“你隔壁的房间是卧室吗,要不我来你家住段时间吧,我会付房租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张瑞泽睁开眼睛翻了个身,沉默了一会才说道

????“可以,不过不能碰里面的东西”

????俩人又是一阵沉默,不知过了多久,李信汇就听见了绵延平稳的呼吸声。李信汇起身借着窗外微弱的光,仔细观察了下张瑞泽的脸,看着几分相似的面貌,不自觉的低头在张瑞泽的嘴上落下一个浅吻。心里抑制不住的苦涩涌上,眼里泛光,心里默默的问道

????“你怎么能那么狠,说走就走。”

????往日的幸福回忆慢慢涌上,再看看眼前的人。不自觉的也开始犯困,睡着时李信汇的脸上渐渐多了一丝微笑,这是多么久违的幸福感啊。

????梦中的李信汇回到了那天的晚上,他拿着准备好的戒指看着一脸笑意的那人,慢慢的套入他的手上,正当俩人为幸福相拥时,李信汇也被人摇醒了,耳边传来一阵抱怨声

????“哥,你睡觉太不老实了,怎么能抱着我睡呢”

????李信汇清醒时正单手拥着张瑞泽,张瑞泽本想悄无声息的挣脱开,可李信汇竟然拥的更加牢固无奈下只好把人叫醒。李信汇赶紧把手拿开道了歉,张瑞泽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,只是催促他赶紧起床准备上班。

????起床后,李信汇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,等他坐到张瑞泽的电动车后时,胃里一阵翻涌十分难受。张瑞泽可能感受到忙安慰道说

????“哥,你肯定没有半夜起床的经历,先忍会,等到了车间吃点东西就会好的。”

????张瑞泽让李信汇在车间门口等着,自己去放车。这时已经陆续有人来车间,李信汇特意站在一颗松树旁边隐藏下`身影,等看到张瑞泽后才出来问道

????“你们这味道怎么这么难闻”

????“哎呀,哥。化工厂的空气能好到哪里啊。”

????“你怎么没有出去打工”

????张瑞泽带着李信汇在车间里穿梭,听到这个问题,他的回答显得格外懂事

????“我不想留我爸自己在家”

????“那你还说跟我去外面看看”

????“哎呀,我可以去旅游啊,不是长期的。”

????车间轰隆的机器声再加上半夜起床的不适感,李信汇显得十分无力。张瑞泽把人带到操控间,拿出准备好的零食,嘱咐李信汇吃着东西在这里等他,他先去开会。

????李信汇吃着零食,耳边传来嗡嗡的机械声,想起以前与那人的对话。我习惯晚上起床熬夜,你早点休息剩下的我帮你搞定。身临其受的感觉真他妈的够味,怎么可能没事呢,难受死了都。

????张瑞泽是和另一个同事来的操控间,那人进来看见李信汇时热情的上前打招呼

????“这就是小泽说的发小吧,果真是帅气非凡啊。”

????“那是,磊哥,要不你先去休息,我值班。等会再来换我。”

????同事走后,张瑞泽就拿了个板凳挨着李信汇坐下,告诉他电脑上的操控图怎么看。李信汇的精神本就处于萎靡状态,听着